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天龙豪侠

第38章

天龙豪侠 小蝦米 6552 2020-10-14 10:37

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天龙豪侠 热门小说网(www.rmxs8.com)”查找最新章节!

  萧峰没想到这妖女还敢耍诈,而且这变起仓促,距离又近,来不及闪避,而且他鼻中闻到一股腥味,知道她这辫子中必然藏有毒药。

  这一招是蓝琵琶的绝招“倒马钩刀”,在辫子尾部暗藏了一把勾刀,就像是蝎子的尾巴一样,有时候出其不意而发,让人防不胜防。

  萧峰怒喝一声,左手“擒龙功”运转,真气激动之下,辫子就停在了半空中,任蓝琵琶如何使劲,都进不得半分,萧峰左掌扬起,朝蓝琵琶拍来,掌力一吐,蓝琵琶身子如同断线风筝,朝后面横横飞去,撞断了三棵并排的树,这才落地,哇的一声,口吐鲜血不止,她脏腑已经被重重震伤。

  萧峰长吁口气,实在惊险,他很好奇,这妖女是如何解开穴道的?

  走上前去查看,看到蓝琵琶衣服当中,原来自己刚才点穴之时,只是点中了她衣服中软甲当中,她故意肯说实话,就是希望放松警惕,好一举暗算,好个歹毒的人。

  忽听得一声喊叫“手下留情,且饶她性命。”

  声音清脆悦耳,却是女子声音,只见远处道路上走来几个苗人,为首一个年级较小,不过十八九岁模样,模样清秀,其余女子皆是三十多岁。

  只听她说道:“这位少侠,还请能够暂时饶她性命。”

  萧峰道:“不知各位和她有何关系。”

  那少女道:“在下五毒教蓝红蝎,这人是我五毒教的叛徒,还请少侠能够将她交给我们回去以教规处置。”

  萧峰道:“她甘当鞑子鹰犬,如此败类杀了便是,何必带回。”

  蓝红蝎道:“这是五毒教的家务事,无法对少侠说明,少侠若肯罢手,五毒教承少侠这个人情。”

  萧峰倒不是好杀之辈,而且五毒教既然要自己处理,倒是一个不错的,而且江湖上并一定都是得打打杀杀。道:“你们带走吧,只是她若是再撞在萧某手中,必不轻饶。”

  蓝红蝎从怀中掏出一个盒子递上,道:“少侠大恩,本教感恩不尽,此盒中是本教秘制的解毒丸和疗伤药,希望少侠莫推辞。”

  萧峰到不客气,有这些解毒丹在身上傍身,起码可以防止被人下毒。

  接过后,道了声谢,蓝红蝎命人带蓝琵琶走了。

  这时鲁忠忽然道:“小兄弟,你是不是会法术啊,刚才你竟然凌空就抓住了那两个圆盾和辫子,太神奇了。”

  钱万里也说:“小兄弟,你究竟师承何门何派,这门神奇武功老夫从未见过。”

  丐帮建立数百年至今,不免有许多绝学失传,就像大理段氏自从段誉学会“六脉神剑”后也失传了,到了后面号称南帝的一灯大师也只是以“一阳指”纵横江湖。

  这“擒龙功”别说是钱万里,就算是洪七公都只是听说,而未曾见过。

  萧峰道:“在下在深山中拜无名师父为师,他老人家是何来历,我也不知,而且家师逝世多年,名讳我也不知。”

  二人虽然觉得不可思议,却没有再深继续追问,而且萧峰并没有全是说谎,他的师父和亲人早已经逝世几百年了。

  萧峰道:“现在事不宜迟,咱们还是赶紧赶往洛阳。”

  三人去到凤阳城,买了几匹最快的马,飞奔赶往洛阳。

  他们都易容装扮,这一路上倒是没遇到什么艰险,匆匆数日后抵达。

  洛阳曾是多朝古都,因地处洛水之阳而得名。

  北宋时期,称为西京,繁华无比,经历多年的战火,早已经不复过去繁盛,弄得残垣断壁,如今蒙古人统治,勉强修缮之后,模样还算过得去。

  丐帮自五代唐末建立开始,都以此地为总舵,南宋末年,由于抗击蒙古,总舵迁到襄阳,自大宋灭亡后,又重新回到此地。

  三人进城后,看到街上许多乞丐都在追逐撕打,钱万里一看,如此相互殴斗,违背帮规,就要上前喝止,萧峰按住他的肩膀,示意不可冲动,钱万里只得暂忍怒气。

  很快就有一方败下阵来,败阵的乞丐都被五花大绑捆起来。

  这时候几个丐帮弟子上来,其中一位五袋弟子开口询问:“你们是哪个分舵的?”

  萧峰回答:“我们是代州分舵的,奉命前来参加大会。”

  那几名弟子道:“你们和方东白没关系吧。”

  萧峰奇道:“方长老怎么了?”

  那五袋弟子说道:“现在查出谋害帮主的主谋就是他,现在方东白已经畏罪潜逃,长老们下令把他的同党全部抓来拷问。”

  钱万里听了大喜,就要亮明身份,萧峰再次拦住他,他觉得此事还有蹊跷,还不是亮出身份的时候,刚想低声对钱万里说明,钱万里竟然也忍了下来,并没有多说什么。萧峰放心不少。

  那五袋弟子道:“既然你们都和方东白无关,那么你们晚上就去到总舵参加大会。”

  三人点点头,那几名弟子就先去了,三人来到一处僻静的巷子,看四周无人后,鲁忠先开口道:“小兄弟,方东白那个狗贼阴谋败露逃了,帮主已经安全了,该出面告诉大家才行。”

  萧峰摇头道:“我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,可能今晚的丐帮大会,才会知道分晓,但愿这一切只是我想多了。”

  钱万里道:“好,一切就听小兄弟的。”

  三人计较已定,取出干粮分吃了,萧峰想先从那些人口中打探一番消息,就自己先行前去,二人就在巷子中等待,萧峰出来后,在街道路上遇到几个污衣派弟子,萧峰和他们直接到一处巷子里,席地坐下,掏出酒来和他们痛饮一番,聊着聊着,就聊到了方东白的事情。

  原来在十天前,忽然有人指认谋害钱帮主的人就是八大长老之首的方东白,当时方东白一直说自己冤枉,并无谋害帮主之心,可是接连不停有人指认是他,七位长老无不是对他义愤填膺,纷纷出手要擒下他,为帮主报仇,方东白虽是八大长老之首,武功仅次于帮主钱万里,但又如何能够抵挡得了七人的围攻,受重伤而走,可是绝不能就这样算了,就下令凡是他坐下弟子徒孙都一一捉拿拷问。

  萧峰听完后,这才回来把事情对二人说了,二人到没有说什么,反正萧峰都说了晚上的丐帮大会自有分晓。

  夜幕降临,云雾中一轮朗月刚从东边山后升起。

  北郊外的树林中,一片空旷之地,正中巍巍搭着一座高台,台南排列着千余张椅子板凳。

  这时台下已聚了二千余名丐帮帮众,尽是丐帮中资历长久、武艺超群的人物,品级最低的也是三袋弟子。帮众按着路军州县,于东南西北四方围着高台坐地。丐帮袒传规矩,不论大会小集,人人席地而坐,不失乞丐本色。

  萧峰等人坐在了最末,并没有被人察觉。

  只一盏茶时分,那高台已全部浴在皓月之中,忽听得笃笃笃、笃笃笃三声一停的响了起来,忽缓忽急,忽高忽低,颇有韵律,却是众丐各执一根小棒,敲击自己面前的山石。

  待数到九九八十一下,响声戛然而止,群丐中站起七人,月光下瞧得明白,正是丐帮七大长老。原本八大长老,除了方东白重伤逃走之后,这丐帮七大长老走到高台四角站定,群丐一齐站起,叉手当胸,躬身行礼。

  萧峰前世没少参与丐帮大会,今世竟然还能再次参加,实在让人怀念。

  传功长老待群丐坐定,朗声说道:“众位兄弟,天祸丐帮,当真是天大的灾难,咱们钱帮主数月前不幸为奸人所害已归天啦!”

  说到这里,丐帮诸弟子想到钱万里一生宽厚待下,有的不禁呜咽,有的出声哭了出来。有的更咬牙切齿,大骂奸贼该千刀万剐。

  钱万里虽然没死,被他们乱咒一通,都不免生气,可看到众弟子如此伤心流泪,还是忍不住一阵欣慰,毕竟他们都是一片真心拥戴。

  几次想亮明身份,都被萧峰制止。

  只听掌棒龙头道:“害死帮主的,除了方东白那个叛徒,还有他的同谋萧峰和鲁忠,我们倾尽全力也要抓住这两个狗贼,碎尸万段。报仇雪恨。”

  群丐高举竹棒刀剑呼道:“碎尸万段,报仇雪恨……”直似轰轰雷鸣一般。

  鲁忠一听,就想冲出去和他们理论,萧峰拉住他,让他好好坐下,无论如何,现在不是冲动的时候。

  七长老之一许长老道:“帮主大仇我们自然要报,可是所谓家不可一日无主,本帮同样不可一日无主,今日大会便是要选出新帮主率领我们。”

  群丐觉得有理,只听掌棒、掌钵二龙头道:“钱帮主匆匆归天,本来他立史兄弟为帮主继承人,我们该遵从他老人家的意愿,只是史兄弟修炼降龙十八掌而身体不适,恐怕难当此大任,本帮今日大会,就以比武决定,最终获胜,便为本帮新任帮主。”

  群丐听了,纷纷跃跃欲试,萧峰听了却是摇摇头,这方式当年他离开丐帮后,帮中同样用比武方式选帮主,结果选出一个游坦之,还拜了星宿老怪为师,把丐帮的脸丢个干净,今日的丐帮和他所执掌时期相比,实在不可同日而语。这些个弟子比到最后,还是以七位九袋长老之间决胜负。

  七大长老之一的吕长老说道:“且慢,我有话说。”

  群丐凝神听着,吕长老道:“照我看来,本帮帮主必须德才足以服众,而蔡长老他数月前为本帮击退强敌,又挫败了方东白那个叛徒的阴谋,令本帮转危为安,所以我提议立蔡长老为帮主。”

  蔡权连忙推辞道:“我何德何能,传功长老为本帮武功第一人,该立传功长老为帮主才是。”

  传功长老道:“老夫德才不足以服众,我也认为立蔡长老为帮主是众望所归。”

  掌棒、掌钵二龙头道:“我看蔡长老最为合适,武功人品都是一流。”

  群丐都表示赞同,蔡权连连摆手道:“在下确实无法胜任这帮主之位,还是另选贤能为好。”

  六长老纷纷道:“蔡兄弟若是推辞的话,就是置本帮安危于不顾,现在还请莫要再推辞了,否则如何对得起历代帮主。”

  蔡权犹自迟疑未决,执法长老道:“蔡兄弟可是担心没有打狗棒,难以让全帮信服?”

  蔡权道:“正好我在方东白的住处找到了打狗棒,。”立即从后背的一个长袋子里掏出一根碧绿色的竹棒。群丐眼光盯着那根竹棒,惊讶的合不拢嘴。

  钱万里和鲁忠都是一阵惊讶,相互看了一眼,鲁忠刚想开口说:“那是假的。”

  还没说完,就立即住口,萧峰嘴角冷笑,说了句:“果然如此。”

  蔡权恭敬将棒递上,道:“还请各位长老另选贤能。”

  六长老道:“蔡兄弟,你找到了本帮的打狗棒,实在是天意,看来不能违背,还请你不要推辞了。”

  蔡权道:“既然众位盛意拳拳,蔡某只好当仁不让了。”

  刚要高举打狗棒,让帮众行礼时,只听得一个声音说道:“且慢。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