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红楼大贵族

第598章 负柴请罪

红楼大贵族 桃李不谙春风 8632 2020-10-18 04:09

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红楼大贵族 热门小说网(www.rmxs8.com)”查找最新章节!

  正房之内,王夫人却不在。

  李纨、宝钗、黛玉、探春、惜春五人围坐在中间的小圆桌周围,小声低语着。

  在她们身后,房间的角落里,素云、莺儿、翠墨、以及彩云等几个大丫鬟静悄悄的侍立着。

  见到他进来,都起身相迎。

  贾宝玉毫无自持之意,自己找了个焦点位置坐了,让李纨等人也原地落座,然后便打眼瞧着这满屋的丽人。

  李纨成熟秀丽,宝钗国色仙资,黛玉绝世美颜,探春青春活力,惜春可爱乖巧。

  虽年纪、气质各有不同,但是每一位,看起来都那么的赏心悦目。

  便是连屋里侍立的这些丫鬟,也都是贾府丫鬟界的翘楚,个个娇俏动人。

  可以说,贾府中大部分的美色,都已经聚集于此。

  连空气中,似乎都弥漫着丝丝醉人的芳香。

  初时被贾宝玉打量,众美皆忖乃是贾宝玉久别家中所致,便也不为羞涩。

  因为她们也都瞧着他,想要看看,对方身上究竟有什么变化没有。

  随着贾宝玉的目光越发肆意,众美终于别有所感。若是以往,她们自然早就启唇娇嗔或者发问转移注意力,如今却无人贸然开口,只是各自别过了头。

  虽然就贾宝玉看起来与以往并无太大变化,他的脸庞一如既往的俊朗白皙,笑容也依旧与春风相伴,但到底身份的巨大改变,使人不敢轻易亲近与叨扰。

  贾宝玉大概知道这种安静的由来,因见小惜春偷偷瞧他,便拿起她的小手,将她牵到面前摸了摸她的脑袋,忽然露出惊讶之色,笑道:“早上的时候还没有发现,才十多日不见,四妹妹又长高了呢。”

  惜春顿时脸红起来,扭捏道:“哪有,怎么可能那么快……”

  黛玉自忖贾宝玉黄昏时与她单独待了半个时辰,说了许多话,现在的贾宝玉,与她应该是最熟的,于是便娇声笑道:“惜春难道是草苗生就的,几日功夫就能蹿高不成?”

  大家也就跟着笑了,惜春自是跺脚不依。

  贾宝玉畅快的笑了笑,手中不自觉的将惜春锁在腿间,让她乖乖倚靠在自己怀中,而后对大家说道:“近来事多,难得今晚有空,你们有什么问题,或者单纯想要问我的话,不防趁着这功夫,都问出来。”

  贾宝玉这么说,众美却没什么太大的反应。

  李纨、宝钗是自矜的人,不好当众与贾宝玉言笑无忌,黛玉因为之前想问的话大多问过了,探春则是心中藏事,也不轻易开口,所以只有惜春,闻言如得皇命,立马仰起头将她心里存起来的几个问题相问。

  贾宝玉低头与她解答,言辞间全无迟疑保留之色,偶尔还故作悬疑,令惜春惊呼阵阵。

  惜春打了头阵,李纨等人也就少了些矜持,慢慢也将心中疑惑或者关心的事说出,贾宝玉同样有问必答,如此一来,气氛便和谐融洽起来,连旁边的丫鬟们,都没忍住跟着说笑、恭维了几句。

  一时彩云过来,说是外头饭摆好了,王夫人叫他们过去用饭。

  大家这才收了口,纷纷站起来。

  黛玉却忽然道:“你怎么还不下来?”

  众人回头看去,原来之前倚靠在贾宝玉身边的惜春,不知何时已经坐到了贾宝玉腿上,一直抱着贾宝玉腰间的软袍。

  惜春听见黛玉说她,小脸红了红。

  方才坐在二哥哥的怀里听着哥哥姐姐们说话,她本来可开心了。

  可是二哥哥的怀抱里太暖和了,又有二哥哥好听的声音萦绕在耳边,只一会儿没说话她便有了些睡意,眼睛一眯一眯的,压根没怎么留意到彩云的话,所以没有第一时间下来。

  此时清醒过来正要下去,贾宝玉却突然站起来,吓得她赶忙抱住贾宝玉。

  等她回过神来,已经坐在贾宝玉的手臂间,双手环住贾宝玉的脖子。

  “她是困了……”贾宝玉与众人解释了一句,然后低头笑道:“没事,二哥哥抱你过去,好久没这样抱着你了。”

  说着示意大家起行。

  李纨笑道:“她都多大了,你还这么宠她,如今她都不像大家小姐,倒像是乡下的毛头小子了。”

  贾宝玉道:“她还小……”

  “也不小了,都已经十岁了。”

  李纨笑着,看贾宝玉都已经抱着人出了房门,摇摇头倒也没过多说什么。

  虽然寻常来说,这个年纪的女孩子跟哥哥也不该这么亲近了,但是贾宝玉毕竟从惜春才几岁开始便这么抱她的,两人一向这么亲近,如此一来便也不显得突兀。

  况且如今贾宝玉身材挺拔强健,惜春又生的娇小可爱,从后面看去,倒像是父亲抱着可爱的女儿一般……

  ……

  王夫人院里的饭厅比贾母的饭厅小很多。

  实际上就是王夫人院里的一间耳房。

  虽不大,布置倒还庄重整肃。

  往常便只有王夫人一个人在这里用饭而已,如今因为有姑娘们和贾宝玉,王夫人院里的丫鬟们几乎都来伺候,如此,倒显得这里越发的紧致和热闹。

  以往王夫人就算叫贾宝玉或者黛玉等吃饭,都是先坐着等候的,今日,王夫人却没有落座。

  见到贾宝玉等人进来,还亲切的招呼,问贾宝玉外头是不是又出了什么事。

  贾宝玉笑着回了一句,将惜春放在一张凳子前,回头搀着王夫人道:“今儿太太怎么客套起来,你不先坐下,她们怎么坐呢?”

  说着让王夫人在案首坐了。

  王夫人脸上笑容霎时浓郁了许多,笑着招呼道:“宝钗、黛玉,你们也快坐下吧。”

  于是宝钗、黛玉、探春、惜春按序落座。

  宝钗心思缜密,特意坐了王夫人下手第二个位置,未曾挨着王夫人。

  王夫人便招呼贾宝玉过去。

  贾宝玉正要坐下,却见自进门之后李纨便像是变了一种形态,与他们脱离了关系,自主的接过了丫鬟们的差事,侍候在王夫人右边,负责接放杯碟碗筷,显见一会儿还要为王夫人布菜,直到他们用过饭之后。

  于是他笑着:“今晚难得一家人吃饭,大嫂子坐下一起吧,也热闹些。”

  李纨有些呀然的瞧了他一眼。

  儿媳妇伺候婆婆吃饭乃是大家族的规矩,就算婆婆没有要求儿媳立规矩,儿媳妇也该自觉。

  所以她的行为乃是正理。

  若是贾母或者贾政在场,他们开口让她入席还罢,因为都是尊于王夫人之人。

  贾宝玉作为小叔子,却没有道理叫她坐。

  但是,为何听他这么说,却没有觉得太不合规矩的感觉呢?

  是了,宝玉如今身份太过尊贵了,亲王之尊,早已足够越过辈分、人伦,所以才让人觉得他这么说话没有不妥。

  果然王夫人毫不介意,偏过头似乎才看见李纨,便温和的道:“他说的是,你也坐下吧。”

  “谢太太。”

  李纨行了礼正要坐下,贾宝玉却率先一步将她扶到左边,挨着宝钗坐下,而后自己踱步到另一边惜春的身旁坐了。

  唉,他也是用心良苦了。

  黛玉的醋意本就大,特别是对宝钗,他要是“不明不白”的坐在宝钗身边而不坐在她身边,保不准将来又有话说。

  他倒是想插在宝钗和黛玉中间,但是贾母将黛玉许给他是众所周知的秘密,要是那么做,也显得太明显和肤浅了一些。

  所以倒不如坐惜春旁边,一来也挨着王夫人,可合王夫人的心意,二来,李纨本来在她们姐妹们中齿序就最大,坐那儿正合适。

  坐在凳子上,等着丫鬟们端上盥手水和毛巾,贾宝玉正为自己妥当且不显痕迹的布置感觉满意,就见对面黛玉睁着清冽的眼睛瞧着他,眼中那审视的目光,有些明显。

  贾宝玉心头一跳,难道自己的心思,已经被那小妮子完全看透了?

  好在黛玉很快便收回目光,微微侧着身子,将纤嫩的小手伸进盥洗盆中轻轻划拨了几下,然后拿起干净的手帕拭了拭,便回身坐好,再不乱看一眼。

  大家净手毕,在王夫人的一声招呼下,开始动手用饭。

  在王夫人眼前,李纨等人自然都有些拘谨的。贾宝玉虽然没有这方面的影响,但是也知道规矩便是“食不言”,说话谈心,是在饭后的用茶时间。

  他也并不愿意太过于“哗众取宠”,便只是偶尔说一两句话不显突兀的话。

  正在大家安静的用着晚餐之时,外头服侍的婆子忽然进来,在门口低声回到:“太太,琏二爷和二姑娘过来了……”

  王夫人闻言,下意识的先看了一眼贾宝玉。

  见贾宝玉无甚表情,心下考虑了一下,开口让人进来。

  过了一会,却只看见迎春一个人进来。

  今日迎春的穿着极为朴素,里面是青灰色带着暗纹的衣物,底下系着一条白绫马面裙,外罩着一件干净的粗布麻衣,看样子,进来之前她已经将孝服和孝带这些解下,此时这般打扮,看起来有些单薄和紧身,却也将她姣好的面容肤色以及丰腴的身形完全展露出来。

  这样带着三分孤怜,三分局促,三分艳质的迎春,竟比以往沉默寡言,只是面上爱带笑容的她,更加温柔动人。

  迎春居长,黛玉、探春和惜春见她进来都起身了。

  王夫人等她见礼之后,还没见到贾琏,便皱眉问道:“琏儿呢?”

  迎春闻言,先瞧了贾宝玉一眼,忽然眼眶一红,竟当先拜下,哭诉道:“宝玉,求求你原谅我哥哥这一回,他已经知道错了……”

  她忽然来这一出,黛玉等人立马有些为难,连忙走开些。

  宝钗和李纨也都赶忙起身。

  王夫人却一下子脸色有些不好看。

  迎春向来是万事不管不知的性子,若没有她人唆摆,她岂能做出这般不合常理的举动来。

  贾宝玉长长一叹,起身扶起迎春,柔和的问道:“是他逼你来的?”

  按理迎春正在那边为贾赦守灵,要是想要过来,早可以过来的,偏偏与贾琏一道过来,要说不是贾琏的主意也没人信。

  况且贾宝玉知道迎春是不善也不喜欢管人情方面的事的,如今却一见面二话不说就下跪求情,让人不得不猜测,贾琏是否有逼迫迎春的可能。

  迎春泪水齐出,连连摇头道:“不是不是,哥哥没有逼我的,他只是……”

  他只是以亲哥哥的身份跪在地上求她帮忙,如此,她又岂能拒绝?

  不提这一点,迎春道:“宝玉,我哥哥真的已经知道错了,他说这次你要是不帮他,他真的会死的……好宝玉,你就帮帮他,不要让他死好不好?”

  迎春甚少开口求人的,以前的时候,贾宝玉派礼物,她甚至连自己喜欢的东西都不争,贾宝玉给什么,她拿什么,姐妹们选剩什么,她就要什么。

  没有,也无妨。

  这样的性子,如今却这么哭抹着眼泪儿的开口求他,令贾宝玉感觉十分心疼。

  轻轻拍了她的手臂,贾宝玉拉她立在身后,然后对着门外冷声道:“你要还是个爷们,就自己进来说话!”

  饭厅外,王夫人院里没有在里头伺候的丫鬟和年轻媳妇们都聚在廊檐下,好奇的看着大院里背着一捆柴火的贾琏。

  琏二爷这是搞得什么名堂,好端端的主子爷,弄一捆柴火背着作甚?

  贾琏埋头在廊檐的台阶下,尖着耳朵听里头的动静,对于奴才们的打量戏谑完全不予理会。

  终于听到贾宝玉的声音,他浑身精神一震,赶忙勒了勒腰间的系带,然后弯着腰进门。

  但他只在房门口数步内就停下,隔着那丝质屏风,“噗通”一声跪下,然后一道哭天抢地的声音响起:“林妹妹啊,是琏二表兄不好,我不是人,知道大太太他们要害你,我一声都没敢吭,眼睁睁的看着你被他们送出了府去,还差点坏了性命,琏二表兄不是人,你打我吧,你骂我吧……”

  贾琏仿若犯了弑亲大错一般,满脸的灰败痛切之意,说完,便一个劲儿的往自己脸上抽着耳光,那样子,似乎对方要是不原谅他,他今儿就要死在这里一般。

  丫鬟们心下大诧,但还是很伶俐的把屏风挪下去,让里头的人能看清楚外面。

  黛玉美丽的眼睛圆鼓,微张着小嘴,愣愣的看着眼前的贾琏。

  虽然之前贾母已经说过,要让贾琏给她赔礼道歉,但是,事到临头,她还是觉得意外、惊讶、不知所措。

  好奇怪哦,听他们那么说,琏二哥好像也没怎么对不起我呀,怎么他忏悔成了这番模样?

  也不怪黛玉一时想不通,其实她心中并没有将昨日的事太记在心上。

  虽然暗恨邢夫人等忒坏,但是如今始作俑者一个死,一个出家去了,她的气也完全消了。

  而且,更奇怪的事,琏二哥哥为什么要背一捆柴火进来呀?

  负荆请罪么?

  呃,要不要这么逗呢?

  黛玉心中,忽然很想笑,但是看着贾琏那死了亲娘的模样,她又想,要是现在笑出声来,琏二哥哥会不会直接郁闷至死?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